週日, 13 一月 2013 00:00

健康飲食 蘑菇/洋菇:喜歡吃蘑菇的人請看這篇文章~ 我們還該不該吃蘑菇?

作者
给本項目評分
(2 得票數)
健康飲食 吃蘑菇:喜歡吃蘑菇的人請看這篇文章~ 我們還該不該吃蘑菇?
喜歡吃蘑菇的人請看這篇文章~ 我們還該不該吃蘑菇?
在蘇黎世大學醫院病理所呆的時候,有天來了一位從大學本部生化系研究真菌的博士,到病理所做電鏡技術員,名字叫Guhl,很好很和氣的一個人。由於工作上的事情,他來不久,我們就成了很好的朋友。這個老古同志很有意思,中學畢業後沒有直接申請上大學,而是到一家造船廠當學徒。後來由於瑞士保護環境,漁業生產越來越不景氣,他以38歲高齡,去蘇黎世大學讀生物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就只好一直讀下去。等到40好幾了,才弄了個研究真菌的Ph.D。其實,當時老闆顧他並不是為了研究真菌,只是想找個切電鏡片子的人,他算最佳人選了。
老古對誰都一團和氣,對我也不例外。
在他之前,我請周圍的人都吃過中餐,他是後來認識的好朋友,所以就單獨做了一餐給他吃。他是個很隨和的人,我徵求他意見說想吃點什麼時,他說什麼都可以,只要是中餐就行。
單身多年使我自己也成了廚師。記得那是個週六的下午,我做了一頓比較豐盛的晚餐,期間有道菜是蘑菇炒瘦肉。蘑菇是我在中餐超市專門去買的,肉也是新鮮的,味道好得沒得說,可以用色香味俱全來形容。具體做了幾個菜已經不記得了,大概有5-6道吧。總之,他吃得津津有味,但就是對蘑菇炒瘦肉,動都沒有動。
由於他送給我的學位論文就是關於真菌研究的,所以我很不解,就問他為什麼不吃蘑菇?是不是怕蘑菇有毒,吃了會要命。
哪知,不問不要緊,一問還真問出了很多話題來。
我介紹了我很喜歡吃蘑菇的歷史後,老古同志告訴我,這蘑菇是不可以多吃的。每月最多可以吃200g。我問何故?
他說,蘑菇雖好,但有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對重金屬的富集能力特強,最多可以達到100多倍。幾乎所有重金屬,如鉛、汞、鎳等等所有的重金屬,蘑菇都會富集。但是,我們人體卻沒有排出重金屬的機制。久之這些重金屬就會在腎小管內聚集,嚴重時甚至會引起腎小管的壞死。其實,他最後的解釋純屬多餘,作為醫生,我知道這重金屬進入人體後會聚集在哪裡,對人體有什麼危害。
那時候我正在給老闆做個有關小老鼠腎發育的小題目,看過很多關於腎發育的資料。我反駁說,腎的代償能力非常強大,1/4個腎臟就可以維持人體代謝的需要。老古立即對我說「是啊是啊,所以建議你少吃點,每月吃200克,讓你的腎慢慢代償啊!」。
過了幾天,老古專門找到我,說他又問了他的那位研究蘑菇「生理學」的同事,那位老兄(也是洋鬼子)更絕:說一片也不可以吃,並調侃說「我們瑞士人人均壽命80多歲,就是不吃蘑菇的功勞」。對於這個問題,我還是將信將疑,因為生活習慣是從小養成的。
小時候在農村吃不到什麼好東西,這蘑菇在草地裡到處都有,又不花錢,還真吃了不少。後來油水多了,用蘑菇炒肉燉湯紅燒等,樣樣都好吃。我是個很喜歡吃蘑菇的人。
後來在NZZ (新蘇黎世報)上看到一篇報導,說在烏克蘭、德國等被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污染的地區,專家們開出的處方就是大力種蘑菇,以富集這些被放射線污染的地區的重金屬和有害金屬,盡快使這些地區恢復到污染前的水平。看了這篇報導後,我對這位兄弟的話,才開始真正相信起來。
前幾天新語絲上週光達先生在《愛腎別亂吃藥—從台灣的洗腎說起》(中說,台灣2300多萬人口中,要進行腎透的人就有4萬多,真把我嚇了一跳。周先生的觀點當然是很正確的,因為什麼藥都需要腎臟來代謝,所以我們在無需吃藥的情況下,儘量別吃藥。但是不僅周先生沒有提及這個問題,而且國內很多科普文章都沒有提及這個問題,所以我覺得我應該把自己知道的這個秘密說出來。以前沒有說,主要是自己既不是研究這個問題的專家,又沒有看到過相關的研究資料,怕自己說錯了,被人批得體無完膚。不過,在寫完這篇文章後,用「污染、蘑菇」 在百度裡檢索了一下,還是有少許文章說不可以吃前蘇聯和烏克蘭地區有核污染嫌疑的蘑菇。
記得剛當住院醫生的時候,那時對卵巢癌患者做化療,藥物中順鉑已是必備藥,而且現在這個藥還是卵巢癌化療的首選藥。順鉑這個藥物,對改善卵巢癌患者的預後,起了很大的作用,使80年代前的1年成活率不到20%,在使用這個藥後其2年成活率超過80%。現在這個藥也用於其它惡性腫瘤的化療。但這個藥有個很大的毒副作用,就是損傷腎臟,像氨基糖甙類抗生素一樣,引起腎小管壞死。
做小醫生的時候對這個藥的療效還不是很清楚,一個病人要做12-14個療程(一般一個月一次,算一個療程,一個病人要做一年多),但我也沒有見到幾個因腎功能受損而停藥的。最近10多年,發現卵巢癌患者的化療,只需要化療6個療程就夠了,療效與化療12個療程差不多。但最近卻一連發現有3位患者,在進行到第4個療程的時候,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腎功能受損。當然,我們首先想到的是順鉑對腎臟的損傷,但這幾個病人的腎臟代償能力怎麼就這麼差呢?帶著這個問題,我在隨訪中對這幾個病人的飲食習慣問了一下,發現她們的確都和我一樣,喜歡吃蘑菇。
國內的環境污染已經不再是個秘密。地不分南北,水不分東西,氣不分內外,幾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對於在這些受到污染的水土上生長起來的蘑菇來說,可以肯定地是,它們會對土壤、水和空氣中的重金屬有富集作用。我們吃下去之後,這些重金屬就會沉積在我們的腎小管內,久而久之,就會傷及我們的腎臟。一旦我們再有個高血壓、糖尿病什麼的毛病,腎臟的代償能力會進一步下降。搞得不好,我們將來需要做腎透的人會越來越多,年紀也會越來越輕。
國內很多人都覺得找不到題目做,大家抄來抄去,實在是沒有什麼意思。我真希望,有學習化學、食品或藥品的朋友看了本文之後,對市場上的蘑菇中的重金屬含量,做個檢測,看看這些蘑菇中的重金屬到底有多少,我們是否還可以吃,我們可以吃的最佳量是多少?10多年前老古同志建議我每月吃蘑菇不超過 200克,我現在覺得這個量應該再減一點才好。
蘑菇是我很喜歡吃的菜,但也成了我害怕吃的菜。要是我們的環境沒有受到污染多好!


歡吃蘑菇的人請看這篇文章~ 我們還該不該吃蘑菇?  

在蘇黎世大學醫院病理所呆的時候,有天來了一位從大學本部生化系研究真菌的博士,到病理所做電鏡技術員,名字叫Guhl,很好很和氣的一個人。

由於工作上的事情,他來不久,我們就成了很好的朋友。這個老古同志很有意思,中學畢業後沒有直接申請上大學,而是到一家造船廠當學徒。

後來由於瑞士保護環境,漁業生產越來越不景氣,他以38歲高齡,去蘇黎世大學讀生物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就只好一直讀下去。等到40好幾了,才弄了個研究真菌的Ph.D。

 

其實,當時老闆顧他並不是為了研究真菌,只是想找個切電鏡片子的人,他算最佳人選了。 老古對誰都一團和氣,對我也不例外。 

在他之前,我請周圍的人都吃過中餐,他是後來認識的好朋友,所以就單獨做了一餐給他吃。他是個很隨和的人,我徵求他意見說想吃點什麼時,他說什麼都可以,只要是中餐就行。 

單身多年使我自己也成了廚師。記得那是個週六的下午,我做了一頓比較豐盛的晚餐,期間有道菜是蘑菇炒瘦肉。蘑菇是我在中餐超市專門去買的,肉也是新鮮的,味道好得沒得說,可以用色香味俱全來形容。具體做了幾個菜已經不記得了,大概有5-6道吧。

總之,他吃得津津有味,但就是對蘑菇炒瘦肉,動都沒有動。 由於他送給我的學位論文就是關於真菌研究的,所以我很不解,就問他為什麼不吃蘑菇?是不是怕蘑菇有毒,吃了會要命。 哪知,不問不要緊,一問還真問出了很多話題來。 

我介紹了我很喜歡吃蘑菇的歷史後,老古同志告訴我,這蘑菇是不可以多吃的。每月最多可以吃200g。

我問何故? 他說,蘑菇雖好,但有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對重金屬的富集能力特強,最多可以達到100多倍。幾乎所有重金屬,如鉛、汞、鎳等等所有的重金屬,蘑菇都會富集。

但是,我們人體卻沒有排出重金屬的機制。久之這些重金屬就會在腎小管內聚集,嚴重時甚至會引起腎小管的壞死。

其實,他最後的解釋純屬多餘,作為醫生,我知道這重金屬進入人體後會聚集在哪裡,對人體有什麼危害。 

那時候我正在給老闆做個有關小老鼠腎發育的小題目,看過很多關於腎發育的資料。我反駁說,腎的代償能力非常強大,1/4個腎臟就可以維持人體代謝的需要。老古立即對我說「是啊是啊,所以建議你少吃點,每月吃200克,讓你的腎慢慢代償啊!」。 

過了幾天,老古專門找到我,說他又問了他的那位研究蘑菇「生理學」的同事,那位老兄(也是洋鬼子)更絕:說一片也不可以吃,並調侃說「我們瑞士人人均壽命80多歲,就是不吃蘑菇的功勞」。

對於這個問題,我還是將信將疑,因為生活習慣是從小養成的。 

小時候在農村吃不到什麼好東西,這蘑菇在草地裡到處都有,又不花錢,還真吃了不少。後來油水多了,用蘑菇炒肉燉湯紅燒等,樣樣都好吃。我是個很喜歡吃蘑菇的人。 

後來在NZZ (新蘇黎世報)上看到一篇報導,說在烏克蘭、德國等被切爾諾貝利核事故污染的地區,專家們開出的處方就是大力種蘑菇,以富集這些被放射線污染的地區的重金屬和有害金屬,盡快使這些地區恢復到污染前的水平。

看了這篇報導後,我對這位兄弟的話,才開始真正相信起來。 

前幾天新語絲上週光達先生在《愛腎別亂吃藥—從台灣的洗腎說起》(中說,台灣2300多萬人口中,要進行腎透的人就有4萬多,真把我嚇了一跳。

周先生的觀點當然是很正確的,因為什麼藥都需要腎臟來代謝,所以我們在無需吃藥的情況下,儘量別吃藥。

但是不僅周先生沒有提及這個問題,而且國內很多科普文章都沒有提及這個問題,所以我覺得我應該把自己知道的這個秘密說出來。

以前沒有說,主要是自己既不是研究這個問題的專家,又沒有看到過相關的研究資料,怕自己說錯了,被人批得體無完膚。

不過,在寫完這篇文章後,用「污染、蘑菇」 在百度裡檢索了一下,還是有少許文章說不可以吃前蘇聯和烏克蘭地區有核污染嫌疑的蘑菇。 

記得剛當住院醫生的時候,那時對卵巢癌患者做化療,藥物中順鉑已是必備藥,而且現在這個藥還是卵巢癌化療的首選藥。

順鉑這個藥物,對改善卵巢癌患者的預後,起了很大的作用,使80年代前的1年成活率不到20%,在使用這個藥後其2年成活率超過80%。現在這個藥也用於其它惡性腫瘤的化療。

但這個藥有個很大的毒副作用,就是損傷腎臟,像氨基糖甙類抗生素一樣,引起腎小管壞死。 

做小醫生的時候對這個藥的療效還不是很清楚,一個病人要做12-14個療程(一般一個月一次,算一個療程,一個病人要做一年多),但我也沒有見到幾個因腎功能受損而停藥的。

最近10多年,發現卵巢癌患者的化療,只需要化療6個療程就夠了,療效與化療12個療程差不多。

但最近卻一連發現有3位患者,在進行到第4個療程的時候,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腎功能受損。

當然,我們首先想到的是順鉑對腎臟的損傷,但這幾個病人的腎臟代償能力怎麼就這麼差呢?

帶著這個問題,我在隨訪中對這幾個病人的飲食習慣問了一下,發現她們的確都和我一樣,喜歡吃蘑菇。 

國內的環境污染已經不再是個秘密。地不分南北,水不分東西,氣不分內外,幾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

對於在這些受到污染的水土上生長起來的蘑菇來說,可以肯定地是,它們會對土壤、水和空氣中的重金屬有富集作用。

 我們吃下去之後,這些重金屬就會沉積在我們的腎小管內,久而久之,就會傷及我們的腎臟

一旦我們再有個高血壓、糖尿病什麼的毛病,腎臟的代償能力會進一步下降。

搞得不好,我們將來需要做腎透的人會越來越多,年紀也會越來越輕。 

國內很多人都覺得找不到題目做,大家抄來抄去,實在是沒有什麼意思。

我真希望,有學習化學、食品或藥品的朋友看了本文之後,對市場上的蘑菇中的重金屬含量,做個檢測,看看這些蘑菇中的重金屬到底有多少,我們是否還可以吃,我們可以吃的最佳量是多少?

 10多年前老古同志建議我每月吃蘑菇不超過 200克,我現在覺得這個量應該再減一點才好。 

蘑菇是我很喜歡吃的菜,但也成了我害怕吃的菜。要是我們的環境沒有受到污染多好!

閱讀 3459 次數

vegtrends banner 02

訂閱素食列車網電子報

素食列車網:搜尋文章